知名樂隊五月天日前被質疑在上海演唱會上假唱,截至發稿前,上海市文旅局執法總隊已展開調查,“五月天”上海演唱會的原始視頻、音頻已提交,上海市文旅局執法總隊將對提供的音視頻內容進行科學的測評分析,并公布調查結果。中國演出行業協會也于12月4日表示“已關注此事,等文化執法部門的調查結果?!?2月4日晚間,相信音樂公司發表聲明稱,“五月天在巡回演出中不存在任何假唱行為”,并表示正積極配合相關執法部門開展調查工作。


相信音樂公司發布聲明否認五月天假唱。


據《演出行業演藝人員從業自律管理辦法》規定,“演藝人員不得在營業性演出中以假唱、假演奏等手段欺騙觀眾”?!稜I業性演出管理條例》中也有條款:“演員不得以假唱欺騙觀眾,演出舉辦單位不得組織演員假唱。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為假唱提供條件。演出舉辦單位應當派專人對演出進行監督,防止假唱行為的發生”?!凹俪痹跔I業性演出中明令禁止,那作為普通消費者如何判斷是否聽到“假唱”?“半開麥”“墊音”等情況是否屬假唱?業內從業人士如何界定“假唱”范圍?



受訪者:鞠起(唱作音樂人,代表作《墻》《晚熟》《南開秋天》)


新京報:用音頻波紋進行重合度比對(包括音準重合度、某句話長度等),以及同一首歌在不同演唱會場次中的波紋重合度比對,這種驗證是否假唱的手段在邏輯上是否合理?


鞠起:這個驗證手段的邏輯肯定是合理的,當你把錄音波形放大到一定程度,通常不可能有任何兩次演唱的波形是完全一樣的。波形和指紋一樣無法因巧合而雷同,一般來說只能是同一次演唱的波形才會完全一致。當然,這個手段是合理的,但前提是你要驗證的素材確實是現場錄制、真實的,這個手段的合理性才會成立。


新京報:有人質疑單靠波形比對并不能完全證實假唱,還點出會有現場混響、歌手的呼吸、情緒等因素影響,一般判定一場演出是不是假唱,從業內來說會有哪些技術標準?


鞠起:驗證的技術基本上就是波紋比對,棚里錄制一般都是用電容麥克風,演出現場一般都是使用動圈麥克風,動圈麥克風不需要電源,聲音也沒有那么精致,聽上去會稍微有一點悶。但是現在隨著歌手現場使用的麥克風越來越好,這一點的差距也在縮短。通常真唱會收到歌手呼吸和演唱時吐氣噴到話筒的聲音,如果完全沒有,也比較值得懷疑。


B站Up主“麥田農夫”舉證分析五月天演唱會演唱情況。



新京報:很多唱跳舞臺會有“半開麥”、“墊音”,對業內來說,這種情況是否也算假唱?


鞠起:“半開麥”、“墊音”的手法早先從韓國流傳過來,是指舞臺上播放的伴奏里含原唱,歌手開了麥,但是聲音調得小一點,和播放的原唱重疊之后被觀眾聽到。那么什么情況算是假唱,我覺得這是一個比較難界定的事情,我個人的觀點是,要看比例是什么樣的。我個人覺得如果真唱音量占七成,墊音音量占三成,我認為可以認定為真唱。其實“半開麥”和“墊音”的做法在業內很多時候大家都是默認的,尤其針對唱跳歌手和團體,運動會強烈地影響你的聲音,通過這樣的方式保證現場效果也是可以理解的。當然,也是要看具體情況和使用的比例。


新京報:對于普通消費者,去聽一場演唱會,有沒有簡單能識別出歌手是否假唱的方法?(有人說如果氣息過于完美,音準技術過于精準,大概率是假唱,這點你認同嗎?)


鞠起:其實很難,現場的聲音很大,而且大家的情緒也很高漲,迷惑性還是很強的,尤其是大家都在合唱的時候,無論歌手唱得不完美或者太完美,你大概率都會覺得沒有問題。


新京報:現在的技術手段中,有沒有演唱會現場可以直接音準調校的技術?(也就是現場直接實時修音)


鞠起:目前還沒有效果非常完美的實時自動修音技術。


新京報:有音樂愛好者爆料,有的歌手也會在現場演唱前,特意錄制一版現場感比較強的“錄制棚版”,讓現場“假唱”能真一點。


鞠起:是會有這樣的情況。


新京報:歌手現場演唱能力其實屬于基礎業務能力的范疇,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“全開麥”這三個字卻變成了一種褒獎,有些綜藝甚至會在字幕上標明“全開麥Live”。你身為資深的音樂人,有感受到新一代的許多歌手,現場演唱能力在滑鐵盧嗎?


鞠起:我覺得應該是從2012年《中國好聲音》第一季開始的,他們開創了一個叫“修過音的現場音樂綜藝”。歌手在現場唱,但都是修過音的,然后觀眾也開始無法接受真實的現場直播了。因為2013年《快樂男聲》就是一個真正的現場直播,大家會覺得這些男生唱得有點差,但同一年《中國好聲音》因為修過音,所以大家覺得特別好,收視率也領先很多。包括后來《我是歌手》這些節目都是修過音的,尤其是到了2018年偶像選秀模式引入,那么多人登臺,并不是每一個人都接受過很好的聲樂訓練,但是你在平臺上看到的初選都是修過音的,導致觀眾對市面上這些歌手有一個很大的認知誤差。為了現場演出時不要暴露這種誤差,很多人現場也開始墊音假唱。


新京報:有沒有因為修音技術發達,甚至不太重視現場演唱能力訓練的情況?


鞠起:是的,以前如果你想成為一個歌手,你的長板里面必須要包含聲樂這一項,但是現在如果你想成為歌手,你只要有長板就可以了。你可以是長得帥、可以是歌寫得不錯、可以是舞跳得不錯。聲樂反而成為不那么重要的東西了,反正都可以修。


新京報:對于演唱會的體力問題,如果歌手演出安排過于密集,導致身體原因無法唱滿、唱好每場演唱會,歌手團隊應該如何做?


鞠起:現在音樂演唱市場很好,很多歌手會把自己的演出安排得非常密集,這也是很多人無法唱好每一場的根本原因。其實就是市場需求藝人團隊客觀上無法滿足,但是票已經賣完了。正確的應對方式首先就是不要演那么多,或者是如果你唱不上去可以降調,降低一下歌曲的難度,或者就是硬往上頂,呈現出真實但不完美的演出。這都是可以接受的。


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

編輯 田偲妮

校對 劉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