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京報訊 據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網站消息,2023年12月3日,中國駐美國大使謝鋒在《南華早報》發表題為《努力推動中美關系健康穩定發展是對基辛格博士最好的紀念》的署名文章。紙質版于12月4日見報。全文如下:


我第一次聽說亨利·基辛格這個名字是1971年。當時我7歲,在廣播里聽到毛澤東主席、周恩來總理會見了“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博士”。后來我才知道,這標志著中美關系正?;拈_始。


10年后,我到外交學院上大學,博士的《白宮歲月》是我和同學們的必讀書目。他提出的“均勢理論”和“小步舞”外交藝術是我們熱烈討論的話題,也進一步激發了我們投身外交事業的濃厚興趣。


畢業后我加入外交部,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從事對美工作,有幸參與中國領導人同博士的多場會見。今年5月抵美履新后,我最先拜訪的美國朋友之一就是博士。在博士百歲壽辰前一天,我前往他在康涅狄格州的家,當面轉交習近平主席的賀信。此后,我們曾6次促膝長談。如今想來,如果能有更多機會聆聽他的真知灼見該有多好。



基辛格博士有敏銳的洞察力。他勤學善思的故事被廣為傳頌,早在學生時代就寫出長達383頁的論文,讓他的母校哈佛不得不出臺“基辛格規則”,將本科畢業論文的長度限制在150頁之內。他言語深邃而充滿哲理,加上他那獨特的德國口音,對記錄人員來說,可謂不小的挑戰。


深刻的思考造就了他卓越的戰略眼光。上世紀70年代初,中美彼此隔絕已長達22年,尼克松總統和博士前瞻時代之變,與中國領導人一道打開兩國關系大門。卸任公職后,博士繼續密切關注中美關系發展,提出兩國要共同演進、和平共處。年過九旬,他對尖端技術產生了濃厚興趣,敏銳察覺到人工智能可能帶來的顛覆性影響,為中美開展相關對話合作大聲疾呼。


基辛格博士意志堅定。作為一名愛國者,博士首先考慮的當然是美國利益。同時他善于從大視野看待本國利益,以大格局探尋求同存異。他堅信中美和平與合作符合兩國和世界根本利益,把推動中美關系發展、增進兩國人民友誼作為畢生追求。博士說,我把一生中幾乎一半時間都花在了美中關系上。


他百余次訪華,今年7月百歲壽辰后再次踏上中國之旅。習近平主席專門在釣魚臺國賓館5號樓設宴款待,這也是當年博士首次訪華見到周恩來總理的地方。我至今清晰記得,博士自豪地帶我參觀他辦公室里的“中國角”,講述他與中國領導人每張合影背后的故事?!拔铱赡軙偃ブ袊?,他眼中閃爍著期盼的神采。



盡管百歲高齡,博士仍活力滿滿,筆耕不輟,每天工作十余個小時。10月底我在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年度晚宴上見到博士,他告訴我當天他身體不大舒服,本來醫生建議他別來,但他還是堅持來了。一到了聚光燈下,博士就中美關系侃侃而談,發表了十幾分鐘的即興演講,用透徹的智慧、縝密的邏輯、風趣的語言博得滿堂彩。



博士率性豁達、熱愛生活。5月底,我在紐約為他慶祝百歲壽辰,一起吃松鼠魚、品茅臺酒,但他最喜歡的還是北京烤鴨,吃完一份意猶未盡,又不好意思地加了一份。據博士的兒子戴維講,他父親的“養生之法”包括德式烤香腸、維也納炸豬排。我認為還得加上中國美食。



11月15日,習近平主席與拜登總統在舊金山舉行歷史性會晤,開辟了面向未來的“舊金山愿景”。博士對此非常關心。我從舊金山回來就一直計劃再去拜訪,不料卻再也沒有機會了。


地球足夠大,容得下中美各自和共同發展,我們的成功是彼此的機遇。讓我們跟進落實兩國元首達成的重要共識,讓“舊金山愿景”照進現實,共同推動中美關系健康、穩定、可持續發展。我想,這就是對亨利·基辛格博士最好的紀念。


編輯 趙熹

來源: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網站